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天氣之子 第一卷 第七章 揭示

    【我是16歲男高中生,請問給18歲女生怎樣的生日禮物比較合適?】

    剛按下發表,馬上就收到回答了,不愧是發揮穩定的「Yahoo!知恵袋」

    ——上她

    ——錢

    ——房子

    ——上網問這個本身就NG

    ……沒有一個像樣的,硬要說第四個還有點道理。話說我依稀明白網上并沒有人生的答案。在我煩惱的時候,聽到女生的刺耳歡呼聲,我抬起頭。原來是凪進球了。在高架橋下的足球場上,凪正在比賽。

    【凪好球!】【屌!】

    隊員往凪跑過去,凪一個個和他們high fine。這個男生到底多陽光呀,我最近超尊敬這個無論和誰都能打成一片的活潑的10歲男生。我今天來此,就是為了和他商量禮物的事。

    【戒指準沒錯】

    凪以確信的口吻道

    【是真不是啊?一上來就戒指!?太鄭重了吧?】

    我驚訝反問。比賽結束后,我們在球場的觀眾席上并排而坐

    【是姐姐的生日禮物吧?】

    【嗯,其他女性我也問來了,不過嘛——】

    我回想起夏美小姐的回答

    【收到什么會開心?我想想哦,抱抱、kiss、錢、靠譜的男朋友,啊,還有工作!】

    【一點用都沒有……】

    我嘆了口氣。夏美小姐的回答和「Yahoo!知恵袋」半斤八兩。

    【戒指嗎……】

    在我煩惱之時,幾個小學女生一邊向凪揮手道別一邊離開球場,凪也颯爽揮手回應

    【——帆高你不是喜歡姐姐嗎?】

    【?】

    我一瞬間不知他在說什么,慢了一拍后,我的臉有如火燒

    【不是不是不是,才沒有喜歡……難道真的?但什么時候?一開始我就?搞不懂啊啊啊!?】

    凪無語看著手足無措的我

    【你知不知道優柔寡斷的男生是最廢材的】

    【是,是這樣嗎?】

    【交往前什么都能直說,交往后一切變得曖昧是基本常識吧?】

    有如天啟醍醐灌頂。這價值觀什么回事?還有他這戰略思維!?

    【zh……!可以叫你凪前輩嗎?】久違地覺得東京屌炸了

    凪前輩露出笑容,然后看向遠方

    【母親去世后,姐就一直在打工,全都是為了我,我還是小屁孩嘛】

    【……】

    看著微笑說這話的前輩,我不禁挺直腰板。能認識到自己是“小孩”的前輩算是個大人了

    【我希望姐能有屬于她自己的青春】

    像開玩笑一樣,前輩伸出拳頭,催也似我也趕緊和他碰拳

    【……不過嘛,我不清楚帆高你是不是正確的選擇就是了】

    前輩笑道

    ——————

    【謝謝惠顧!】

    我接過女性店員微笑著遞出的紙袋,然后站著不動

    【客人?】

    看著我無表情的臉,店員一臉擔心

    【請問!】

    我下定決心開口

    【是的】

    【這樣的,她收到會開心嗎……?】

    我視線落在紙袋上。一頭黑長發,長相和藹的店員先是稍稍吃了一驚,接著露出微笑。她的笑容實在太美了,周圍的噪音一瞬間像戴上降噪耳機一下退去。她以對朋友般無比親切的聲音說

    【客人您都選3小時了,如果是我肯定會很開心的。請放心,她一定會高興的】

    聽到店員的話,我的心一下子熱起來。以4千円預算,她陪著無比迷茫不知如何下手的我3個多小時,幫我挑選了合適的戒指。

    【請加油】

    最后她對我溫柔一笑。我點頭謝禮,同時瞥到她名牌上“宮水”二字。

    ——————

    從新宿的lumine出來天已經完全黑了,每個人都撐著傘匆匆而過。已經看習慣的高樓燈隱于雨幕后一閃一閃。仿佛景物倒帶,我回想起兩個月前在此處走投無路的境地。那時的我甚至不敢深吸一口氣,在這座無依無靠只身一人的城市中,好像只有自己操著不同的口音,坐立不安搔首踟躕。而最初讓此改變的,是那時麥當勞里的陽菜桑。抬頭,可見街頭的大電視播放一周天氣預報

    “連續降雨天數為自觀測史以來最長”文字滾動而過。然而我清楚,明天陽菜桑所去的地方會是晴天。明天的工作是一父親為了女兒而希望公園放晴的委托,同時也是晴天女孩最后一份工作。接著后一天便是陽菜桑的生日,我計劃和凪和陽菜桑三個人吃生日蛋糕,然后把戒指送給她。我透過傘往雨天瞧,心中祈禱能為陽菜桑增添多一份笑容

    ——————

    好久沒聽到蟬的叫聲了。剛才還沐浴在雨中的東京塔,現在如同重新上漆在陽光里熠熠生輝。這里是就在東京塔旁邊的公園。在綠意盎然的草坪周圍,是大寺廟和嶄新的大廈。然后從剛才起,一小女孩便大聲歡笑

    【爸爸再一次 ,再來一次!】

    【可以啊,不過萌花,身體不會不舒服嗎】

    【今天天氣好,沒問題!】

    【好,來咯!】

    須賀先生雙手抱著女孩轉圈圈,萌花打從心底大聲歡笑

    【下一個是凪君,凪君來!】

    【行,來咯!】

    【呀呀呀!】

    須賀先生按敲著腰,咿咿呀呀地回到我和陽菜桑坐著的凳子。然后重重坐在我們兩個之間

    【……為什么是須賀先生?】

    我瞪著須賀先生

    【話說須賀先生知道我這份工?知道了還不說?而且竟然有女兒!?】

    須賀先生露出得意的表情無言看著我,接著一把握住陽菜桑的手

    【真的是太強了!天氣預報可是說100%降雨率的!】

    看到陽菜桑以笑容回應,我莫名有股火

    【女兒有哮喘,現在和祖母一起住,下雨天那邊不怎么讓我見她】

    在草坪上,萌花和前輩在賽跑,須賀先生以慈和的目光看著女兒的身影。我有點意外這個人竟然也能露出這樣的表情。也確實,在藍天下跑來跑去的他們兩個美如畫

    【果然還是藍天好呀……】

    自言自語的須賀先生左手上仔細一看有一枚銀色戒指,他的右手就搭在戒指上。我現才發覺須賀先生筋骨分明的手已刻上了時間的印記。

    【須賀先生是帆高的上司是嗎?】陽菜問

    【是的!兼他的救命恩人!】

    他一臉得意說著我都已經忘記的事,接著須賀先生搭著我的肩

    【話說她為什么直接叫你名字?】他興趣津津地問

    【因為陽菜桑比我大2歲……】

    【什么?你是15歲來著?不然是16?那17?18?有什么區別嘛】

    【就是!】我說,【區別大得去了!】陽菜桑說。我們聲音合在了一起

    【啊,找到了,喂!】

    往聲音方向看過去,見夏美小姐揮著手往這邊跑來。

    【糟了!】我小聲慌張道

    【須,須賀先生,沒問題嗎?】

    【什么?】

    【夏美小姐不是不知道你妻子和女兒的事嗎……】

    須賀先生強憋笑意大力拍著我的背。來到我們面前的夏美小姐一臉搞不清情況

    【怎么怎么?有什么有趣的事嗎?】

    【帆高這小子竟然認為我和你是——】

    【請等一下!】我剛想制止他,須賀先生就把下面的話說出口了。夏美小姐一下子睜圓眼睛,大聲喊道

    【情人!?】

    我羞紅臉,低著頭,看著汗一滴滴落在地上辯解道

    【你們又沒跟我說過一句是叔叔和侄女……夏美小姐最開始也說“如你所想”……】

    【帆高君,你腦洞這么大我是嚇到了……】夏美小姐冷眼相對

    【用常識隨便想想都知道吧】須賀先生壞壞笑著說

    【齷齪】連最后一根稻草的陽菜桑都一臉鄙夷

    【帆高君你呀——】

    聽到聲音,我抬頭看夏美小姐。她身體前傾,從吊帶背心胸口處可見兩座大山

    【在看我胸部吧?】

    【才沒看!】

    竟然在釣魚!夏美小姐哈哈大笑

    【啊,夏夏!】

    萌花朝這邊大力揮手

    【hello萌花!】

    夏美小姐揮手回應。原來她們兩個是表姐妹

    【爸爸,我做了花圈,給你!】

    【真的嗎!】須賀先生表情都笑得快融化了,從凳子上抬起腰來

    【喂——!帆高也來!】

    【啊,我得去了,前輩在叫我】

    嘀咕嘀咕,我逃也似往凪跑去。

    【哈哈,帆高君就是好笑】

    聽到背后夏美小姐如此跟陽菜桑說

    ——————

    她是個普通的女孩子。原本我以為她像巫女。神官、占星術師、領導性搖滾樂歌手(カリスマロックシンガー)那樣,有如神附體,默言少語,讓人難以接近。不過實際上陽菜妹妹就是一名活潑開朗可愛的10來歲女生。頭發沒染,是光澤的純黑,肌膚和嘴唇水靈滑嫩如天工。我有點羨慕正處青春期的帆高君和小陽菜。

    【帆高他還幼稚得很,真讓人不好意思】

    坐旁邊的陽菜妹妹,看著帆高似怒的說。見此,我不禁莞爾一笑,看來帆高君在我們兩心里都是弟弟

    【覺不覺得那兩個人很像】

    【帆高和須賀先生嗎?】

    小圭腳步飄然,帆高君撓著頭,朝著萌花她們那邊走去

    【嗯,小圭也是在10多歲的時候離家出走來東京的】

    【什么?】

    【須賀家在家鄉,世世代代都是議員的有名世家。小圭父母對他給予厚望,但他的哥哥更厲害,在當地升學學校以第一名畢業然后保送進東大,接著出去外國留學,現在是財務官。那人是我父親就是了】

    說完,我微微一笑

    【我和父親的關系也不好,不過父親和弟弟的小圭倒是情投意合,所以就讓我去小圭那里打工了】

    說著說著,我才發覺不對勁,為什么我會跟陽菜妹妹說這些呢?她果然還是個有點奇妙的少女。她大大的眼睛看著我,感覺內心的想法都被之吸出來了

    【總而言之,小圭就離家出走了來了東京,然后和明日花阿姨相遇,經歷了兩家大紛爭后終成眷屬,接著兩人開了編輯所,生下萌花。那個時候真的很開心】

    那時我剛上高中,第一次在醫院里看到小孩子時的微苦和感動,在如今變成如所愛花香般的柔和與安穩。

    【阿姨在幾年前因為事故過世了】

    那時的事太過復雜,太過沉重,現在說起來也難免心酸。我擠出笑容

    【沒想到小圭意外專一,往后也不見他和其他女人來往。他嘛,也不見得沒一絲女人緣】

    重新看小圭他們,大家都頭貼頭認真做著花圈。萌花把手插在腰上,做監工指示著男生們。小圭現在的樣子是多么幸福

    【之前帆高說了這樣的話】

    突然陽菜妹妹開口說

    【他說須賀先生和夏美小姐都是很厲害的人,這是他第一次遇到無論對誰都一視同仁的大人。還說夏美小姐是個大美女,無論是誰見到夏美小姐都會喜歡上她,一直說有機會想讓我見見你】

    【這樣的……】

    【所以我今天很開心,果然如帆高所說,大家都是好人】

    不知為何我馬上就明白了這是真心話并非場面話。和往常的我不同,對這話我竟有股想哭的沖動。我情不自禁握住陽菜妹妹的雙手說

    【我也一直想見陽菜妹妹,100%晴天女孩不是超厲害的嗎!】

    陽菜妹妹一臉搞不清情況

    【我一直在跟蹤晴天女孩的見聞!采訪了那些人后,他們都說多虧了陽菜妹妹很高興哦,因為陽菜妹妹的功勞大家的人生多了份幸福!】

    陽菜妹妹的臉由內而外閃耀著,如同花開,實在尊畏。陽菜妹妹由心而發的喜悅如同光線般耀眼,使我不由得瞇起眼睛,語調加速。

    【只有陽菜妹妹有能力做到那種事。擁有那樣能力的人可不多哦。話說我現在就超苦惱這個的,好希望有能寫在簡歷上的能力啊~我找工作已經找累了~好羨慕你啊陽菜妹妹,有超能力的女高中生直接就是主角待遇了!】

    陽菜妹妹發笑,然后抬起視線說

    【我想快點長大】

    不禁,我的視線定在了她的側臉上。

    ——這樣啊,說的也是

    感覺被人稍稍訓了一頓,說我太小看她了

    【……那我就安心些了】

    【什么?】

    我拿出手機,說

    【其實在取材時聽到了一些話……】

    我找出采訪神主時的錄像。我跟自己說,沒問題的,陽菜妹妹是對未來抱有理想和憧憬的普通女生,是想趕快成為大人,口吻堅定,目朝遠方的意志堅強的人。神主所說的“天氣巫女命運是凄慘的”只不過是往言舊語而已。我下定決心,按下播放鍵

    ——————

    小雨又開始下起來,一下子把周圍空氣的熱量吸走。我把夾克拉鏈拉倒脖子處。剛才起萌花就難受地一直在咳嗽。

    【萌花玩累了吧】

    說著須賀先生把哮喘噴劑拿出來,擰開蓋子,讓抱著的萌花叼住噴口

    【來,深呼吸,1,2,3!】

    隨著口號,萌花大大吸氣,然后呼氣

    【沒事!我還想玩!】她如此向須賀先生說

    我們各自撐著傘來到公園附近的停車場,須賀先生的車就停在這里。以變暗的天空為背景,未亮燈前的東京塔如同巨人俯視著我們

    【不好意思,我們是時候該告辭了】陽菜跟須賀先生說

    【就走了嗎,不要啦,我還想再玩會!】萌花大聲喊道

    【萌花,爸爸知道和大家一起很開心,但玩累了吧,該時候回家咯】

    【不要,我還想跟凪君一起!】萌花淚目,此時夏美小姐開朗地說

    【要不最后我們一起去吃個晚飯?】

    【好!去吃去吃!】

    【但是……】陽菜桑一臉為難

    【那我自己一個人就好,這樣行嗎】凪前輩說

    【當然行!】

    夏美說,萌花開心跳起來,須賀先生雖口有所語,但一臉高興

    【帆高你送姐回家】

    【呃?】

    凪前輩對我豎起拇指。我吃了一驚

    【陽菜姐姐!】

    萌花從須賀先生手上跳下來,跑向陽菜桑

    【謝謝今天讓天氣變好,我今天好開心!】

    陽菜桑露出燦爛笑容,我一瞬間看入迷了。陽菜桑蹲下來,讓視線和萌花齊平

    【我才是。謝謝萌花,我今天很高興哦】

    ——————

    我心臟咚咚直跳,緊張得不行。無論是到濱松町站的路上,還是乘上山手線后,我們兩都鮮有交談。站在電車門旁邊,陽菜桑無言盯著玻璃窗上的水珠瞧。我不時偷看映在窗上的陽菜桑的臉,左手插在口袋里,握緊小小的盒子。是昨天剛買的戒指

    隨著慢慢接近田端站,我越來越焦急,要給的話就得趁現在,趁著這突然而來的兩人獨處。

    出南邊閘口,雨又大了些,氣溫也相應降低。烏云密布的天,還隱約殘留白天的光線

    我心臟真的快要跳出來了。幸好在下雨,要不然我的心跳聲就要被陽菜桑聽到了。身體發熱,我放慢步伐。眼下的高架上,新干線穿梭而過。雨滴滴答答打在傘上。

    我停下腳步,陽菜桑慢慢和我拉開一步,兩步距離,接著在3,4步時,我大吸一口包含雨味的空氣

    【陽菜桑】【帆高】

    我兩的聲音合在了一起

    【啊!抱歉】【沒事】

    陽菜桑微笑道

    【有什么要說的嗎?】

    【啊,沒……陽菜桑呢?】

    【嗯,有一點……】

    她稍稍垂目,下一刻,有什么從她的臉穿過去。什么?水影?

    【帆高,那個——】

    陽菜桑抬起臉,直直看著我。她認真的眼中,再次閃過水的影子

    【我——】

    又是水,水在飛舞,在陽菜桑周圍圍繞著一圈以水做的魚。接著,一陣疾風從背后吹來,傘被吹飛,我反射地蹲了下來。

    【——啊!】

    見陽菜桑的上衣被吹飛,我趕緊伸手,然而夠不到,我的傘和她的上衣直接飛向天空

    【……!】

    我只能呆呆看著那些直接融入天空的晚霞中

    【陽菜桑……!】——沒事吧

    我的后半句沒叫出來,因為我眼前沒有人。我趕緊看四周,誰都不在。不可能,幾秒前她不還在嗎?

    【帆高!】

    突然聽到她的聲音,然而在一瞬間安心后,是恐懼。因為聲音是從天空傳來的,我抬頭。陽菜桑浮在比街燈更高的地方。一些和雨運動軌跡不同的水滴,似支撐她一樣在周圍飛舞。接著如同有一只看不見的 手托著她,她慢慢降到地上。坡道上的燈此刻慢慢點亮。陽菜桑的身體通過點亮的路燈前。此時我所看到的,是因恐怖而繃著的她的臉,和如同讓燈光透過冰塊一樣陽菜桑的左肩。她的身體,變透明了……?

    我大力眨眼,剛才透過燈光的她的左肩,已經恢復原狀了。陽菜桑慢慢降落到一頭混亂的我的面前。圍繞在她身體旁邊的水滴融入雨中消失了。陽菜桑腳碰到路面,接著她膝蓋一彎直接坐在地上,慢慢抬起頭,臉上寫滿震驚、混亂、恐怖,還有對此早已預料的隱約放棄。

    在之后回去的路上,她如此對我說

    【我成為晴天女孩是一年前的那天】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天氣之子”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zwvoet.live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时时彩真的吗 篮球比分雪缘园 大同做直销赚钱的人多吗 海南环岛赛 2000年 最赚钱 快销品业务赚钱么 678彩票苹果 批发二手手机赚钱吗 河北快3 朝鲜你想赚钱吗怎么写 山西十一选五 投资光伏发电项目能赚钱吗 四川快乐12 工程车是怎么赚钱的 比分网即时比分斯诺克 四川金7乐 赚钱多的小说app下载